西雅图:没有职业球队的篮球城市 NBA何时修补这个荒谬错误?

通过adminqw17

西雅图:没有职业球队的篮球城市 NBA何时修补这个荒谬错误?

  2018年10月6日,一场NBA季前赛在金州勇士和萨克拉门托国王之间展开,作为一场胜负无关紧要的比赛,这场球却吸引了大量的关注,成为全联盟的焦点。

  当时的勇士,刚刚在“新援”凯文-杜兰特的帮助下,复仇骑士重夺总冠军,一座新的王朝呼之欲出。但这场比赛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却只与它的举办地点有关。

  离开NBA十年后的钥匙球馆

  这场球,既不是在甲骨文中心举行,也没有黄金一号球馆观众的加持,而是被安排在了西雅图的钥匙球馆——那也是杜兰特开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块舞台。

  2007年的NBA选秀大会上,西雅图超音速用手中的榜眼签选中来自得克萨斯大学的杜兰特,希望这位天才少年能率队走上复兴之路。初出茅庐的杜兰特,也很快融入了这座全新的城市,闲暇时,他常去一家叫作迪克的汽车影院,也喜欢驾车沿着莱西-V-莫罗纪念大桥兜风,欣赏沿途的景色。他甚至早早在默瑟岛买了一栋房子,打算在这里长期扎根。

  但杜兰特很快就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感到后悔——仅仅一年之后,在新老板克莱-本内特的精心谋划下,超音速正式宣布迁至俄克拉荷马城,改名雷霆。对于这次变故,杜兰特虽然吃惊,但并没有太多触动。

  但10年之后,当杜兰特以“客人”的身份重新回到钥匙球馆时,他对当初球队搬迁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你开始意识到这对西雅图的球迷和人们意味着什么,你也了解了一支球队对于当地的社区来说有多重要。现在我更成熟了,开始能够理解那些球迷长期以来所经历的一切。”

  杜兰特在”西雅图之夜“

  西雅图并不是纽约、洛杉矶那样的超级大都市,超音速也并非NBA的开朝元老。这支球队成立于1967年,是太平洋西北地区的第一支职业运动队。像大多数联盟新军一样,他们跌跌撞撞地踏上这块舞台,在摸索中前行,直到70年代中期才开始大步迈进。

  1979年,超音速在名人堂成员兰尼-威尔肯斯和丹尼斯-约翰逊的带领下,赢得了球队历史上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NBA总冠军。接下来的80年代,虽然超音速再也未能重回巅峰,但仍不失为一支常胜之师,并受到当地球迷的狂热支持。

  辉煌的超音速,影响了下一代的成长,贾马尔-克劳福德就是其中之一。

  “我出生在1980年,但在成长过程中,1979年的那次夺冠仍能引起我的共鸣。”克劳福德说,“那支超音速队就是我的一切。我记得上小学时,达纳-巴洛斯和哈维尔-迈克丹尼尔(上世纪80年代末的超音速队员)还来过我们学校参与社区活动,我很幸运能够看着他们的球长大,对我来说,他们就像超级英雄。我还记得当时巴洛斯说了一句,‘我现在必须走了,因为我们马上还要和巴克利打比赛。’那一幕真的酷毙了,他们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环。”

  等到克劳福德读中学时,超音速的火炬已经传递到了加里-佩顿和肖恩-坎普的手中。他几乎从不错过那支超音速的任何一场比赛,看着坎普在场上不断戏耍对手,看着佩顿在完成抢断后朝对手狂喷垃圾话,看他们二人携手带领球队打进总决赛,大战迈克尔-乔丹和他的公牛王朝……。

  整个90年代,超音速都是一支迷人的球队,尽管没能赢得总冠军,但魅力不逊色于任何一支球队。

  佩顿坎普的组合代表着超音速的辉煌

  但就未来看似无限光明之际,超音速却自毁长城——他们拒绝了坎普的续约要求,反而把钱花在了像吉姆-迈克伊尔瓦因这样的小角色身上。这让“雨人”极度不爽,并最终促使他被交易到了克利夫兰。

  现在回头看看,如果超音速高层再多一点耐心,即便他们不能成为一座王朝,也很有希望再次染指总冠军。但假设没有任何意义,从放弃坎普那一刻起,超音速就进入了NBA的第二梯队——虽然在最终搬离西雅图之前,他们从来都不能算是一支糟糕的球队,但却再也没能和成功二字沾边。

  所有这些变化,全都发生在霍华德-舒尔茨的领导下,这位星巴克的创始人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却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球队老板。他从未真正了解西雅图的篮球,也没有真正将心血倾注在超音速身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点体现得越来越明显,球迷们开始心怀怨恨,不再虔诚地来到球馆为球队加油助威。球队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表现来抵消球迷对老板的怨恨,当地市民也拒绝为球队的球馆翻新计划提供公共资金。糟糕的恶性循环一旦形成,就很难扭转回来。

  2006年夏天,舒尔茨将球队卖给了一个由克莱-本内特领衔的俄卡拉荷马财团,这为后来的搬家埋下伏笔。在收购得到NBA董事会正式批准后,本内特向西雅图市发出最后通牒——如果2007年10月31日前没有修建新球馆的计划,他将迁走球队。

  西雅图的仇人本内特

  后来,本内特与西雅图市之间关于新球馆的谈判破裂,在经过一番法律斗争之后,双方达成协议,将超音速的队名和球队配色留给西雅图,以便有朝一日该城市成立新球队时使用,而同时,将球队迁至俄克拉哈马城,改名雷霆。

  就这样,西雅图失去了这座城市有史以来第一支职业运动队,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了一道无法弥补的巨大创痕。2009年的一部纪录片《超音速之门》完整纪录了此事的经过,深入挖掘了球队历史,并详细描述了铁杆球迷在政治和职业体育的交叉火力中所面对的困境。

  “这是一座渴望篮球的城市,”《超音速之门》的主创者之一亚当-布朗表示,“一直以来,西雅图都是一座篮球城市,超音速伴随着这座城市的一呼一吸。”

  很难找到一个词语,来概括西雅图人民对于失去超音速的感觉。耻辱?沮丧?可笑?不公?奇怪?愚蠢?似乎都不准确,或许把所有这些字眼合在一起,会更接近他们的真实心声。

  也许有人会指出,西雅图还有风暴队,她们简直就是WNBA版本的芝加哥公牛。是的,风暴的确很强,苏-伯德和劳伦-杰克逊都是伟大的球员,但女篮的影响力毕竟有限。以西雅图浓厚的篮球氛围,他们值得拥有像佩顿和坎普,或者威斯布鲁克和杜兰特这样的组合。

  当然,俄城的球迷也很棒,他们也完全配得上一支NBA球队,但我们不妨打这样一个比方:俄克拉荷马城是NBA郊区的一座全新豪宅,而西雅图是位于市中心,已经有200年历史的古老建筑。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配套设施,抑或是其他的一切,都无法弥补两者之间的差异。

  西雅图球迷心中的执念

  一支职业运动队对于一座城市有多重要?理想情况下,它不仅意味着更多的收入来源,或者偶尔举行一次游行狂欢的借口,还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是人们相互联系的纽带。这也是超音速之于西雅图的意义。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一座城市,拥有一支值得他们骄傲的球队,孩子们从小看着比赛长大,最终成为一名忠实球迷,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当中,总是围绕着他们的球队和球员……。

  《西雅图时报》记者史蒂夫-凯利曾经有过一段对超音速的动人回忆:“如果周五有一场焦点大战,周二你就迫不及待要和身边的每个人去聊这场比赛了。这种东西,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

  失去了超音速这个情感纽带,对于西雅图是一记重创,但即使经历了这一切,这里的人们也没有停止对篮球的热爱。

  除了NBA,这里应有尽有,除了前面提到的WNBA王者风暴队,还有NCAA的华盛顿大学哈士奇队、草根联赛“Friends of Hoop”以及“Seattle Rotary Club”,这里的篮球文化继续蓬勃发展,被公认为全美最好的三到四座篮球城市之一。

  在曾经那支超音速的感召下,一大波篮球人才也茁壮成长起来,布兰登-罗伊、马文-威廉姆斯、贾马尔-克劳福德、杰森-特里、内特-罗宾逊,斯宾塞-霍伊斯、阿隆-布鲁克斯、罗德尼-斯塔基、马泰尔-韦伯斯特、以赛亚-托马斯……名单之长,令人震惊https://www.qwh168.com/。

  西雅图群星

  在失去超音速的日子里,这些球员努力维系着彼此和城市、和篮球之间的联系,而克劳福德,就是对年轻一代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之一。

  “第一次听到搬家的传闻时,我根本不信,了解这座城市的球迷都清楚,超音速对于他们有多重要。我只是不敢相信我们将会失去超音速,或许只是不愿相信。当事情发生后,我很难过,虽然你知道这已经不可避免,仍会为此痛苦万分。”

  克劳福德曾多次出资帮助当地翻修体育场馆,但他更重要的贡献,是每年夏天在太平洋大学举办“克劳福德职业巡回赛”。参加该项赛事的球队,由当地顶级高中、大学球员,以及职业和半职业球员组成,“克劳福德职业巡回赛”也因此成为全美最具规模和影响力https://www.qwh168.com/的半职业比赛。

  森林狼后卫杰伦-诺威尔在华盛顿大学打球时,也曾参加过该项赛事,在他看来,这段经历对于他的成长大有帮助:“和职业球员对抗很有趣,这是一种很棒的体验,因为他们很懂篮球,无论场上还是场下,你都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很多像诺威尔这样的球员,都受益于这一独特的机会,在夏天提高了自己的球技,这是其他大多数城市都无法提供的条件。

  克劳福德的联赛让孩子们有机会接近偶像

  “对我来说,我一直努力帮助大家,就像大家当初帮助我一样。这无关于金钱和回报,而只是纯粹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克劳福德说。

  克劳福德之所以如此积极地组织比赛,是因为他在学生时代就被邀请参加过由乔治-卡尔和加里-佩顿组织的比赛。而在克劳福德的影响下,像内特-罗宾逊、小托马斯等有影响力的后来者,又接过他手中接力棒,完成了传承。

  “我为贾马尔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佩顿说,“他把他的夏季联赛变成了一项真正重要的赛事,把很多职业球员都邀请过来,这对社区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它让篮球的传统得以延续。”

  “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失去超音速的空白,”克劳福德说,“没有超音速,孩子们最接近NBA球员的方式就是通过我们的比赛。我会问孩子们他们想要看到谁,然后我会尽力邀请这些球员过来打球。我是这个社区的职业球员,因此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做。”

  克劳福德是西雅图篮球的代表人物,但他绝非孤例。同样来自于华盛顿大学的马蒂斯-塞布尔说过:“我们曾以为这种氛围是理所当然的,但后来发现别的地方不是这样。我们不仅拥有令人惊叹的篮球天赋,还有一群乐于回馈社会的好人。我一直心怀感激,为自己能成长于这座全世界最美好的城市。”

  华盛顿大学的另外一位校友马克尔-富尔茨也说过:“这地方有毒,感觉就像是身处在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当中。这里有很多职业球员,无论是布兰登-罗伊、贾马尔-克劳福德,还是斯宾塞-霍伊斯,你随时可以把他们叫出来一起打球。”

  为了让尽可能多的孩子看到他们的偶像,克劳福德们还会故意去到雷尼尔海滩这样的公众场所打球,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不用买票也能近距离欣赏高水平的篮球。

  像拉文这样的NBA球星经常现身西雅图球场

  然而,西雅图的篮球氛围越浓厚,这里没有一支NBA球队的事实就越荒谬。就连NBA主席亚当-肖华也承认“西雅图仍然有广阔的篮球市场”,“如果NBA决定扩军,西雅图将会第一个被考虑在内。”

  自从超音速变成雷霆之后,让NBA重回西雅图的努力其实从未中止。2013年,汉森&鲍尔默财团曾尝试收购国王,如果成功,可能会将球队迁往西雅图。但就在这笔潜在交易即将达成时,已故NBA前主席大卫-斯特恩出手进行了干预。

  大约一年之后,鲍尔默转移目标,用创纪录的20亿美元收购了快船,但对西雅图来说,一个不幸的事实是,当时的收购协议当中明确约定,鲍尔默不得将球队签到西雅图。

  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坊间一直流传着NBA可能扩军的说法,而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讨论扩军的话题——因为巨额的“加盟费”,可以极大缓解联盟的财政困难。

  如果NBA真的决定扩军,西雅图绝对会是呼声最高的候选城市。勇士主帅史蒂夫-科尔说过:“在我看来,西雅图没有超音速,就像是湾区没有勇士队一样。当初超音速离开西雅图时,我以为就是一场闹剧,希望不久的将来,西雅图可以迎回自己的球队。”

  前NBA全明星乔-约翰逊也在一次参加节目时被问到了相同的问题,他的回答是:“西雅图很棒,我喜欢在那儿打球,他们有很多很棒的球员,我相信大家都希望西雅图能重新拥有一支职业球队。”

  BRING ‘EM BACK!

  西雅图也已经做好了准备。2018年,他们通过NHL扩军,拥有了自己的冰球球队海妖队,这无疑为将来超音速的回归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有消息显示,海妖队的总裁托德-莱维克、以及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都有意参与在西雅图成立一支新球队的竞争。

  NBA最终回到西雅图似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唯一的问题在于时机,当然,对于当地的球迷来说,越早越好。这不仅是对这座城市,也是对整个篮球运动的一份厚礼。

  “没有超音速,西雅图这座城市是不完整的。”杜兰特在与国王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这次的比赛是一个好的开始。”

关于作者

adminqw17 administrator